1. 錢江晚報 在人間|5個月后,他重進廚房,做了一碗肉絲面,她吃起來如人間美味

    2022-09-19 192

    文章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   2022916

    一碗青椒肉絲雪菜面,盛在不銹鋼面盆里,黎菲菲(化名)像是在吃人間美味,這碗面我等了5個多月。

    面是黎菲菲的老公蔣軍(化名)做的,他陪在老婆旁邊,一起吸溜面條。

    5個多月前,蔣軍突然急性重癥胰腺炎,幾次進出ICU,黎菲菲一次次在病危通知單上簽字。

    很多人都勸我放棄過,我從來沒動過這個念頭,哪怕只有百分之零點幾的機會,我也要救他,哪怕我人財兩空。

    蔣軍住院沒多久,5歲的女兒過生日,那天, 黎菲菲因為不能陪女兒有些內疚,她許諾說:一定會把爸爸平平安安帶回家。

    如今,黎菲菲兌現了對女兒的承諾。

    老公說:我不治了,你帶我回家

    9月底,40多歲的蔣軍從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出院將滿兩個月了,經過這段時間的恢復,他的體重終于破百,胖了10多斤,不僅能自主行動,還能幫老婆做做家務,比如煮碗面。

    5個多月前剛經歷一場生死劫的他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今年3月底的一天晚上,蔣軍突然腹部疼痛,拉不出小便,當時以為是腸胃炎,自行吃了點藥。

    第二天早上,疼痛一點沒變輕,臉色也變黑了。黎菲菲連拉帶騙,把他帶到當地醫院,他平時身體好的能打老虎,所以覺得自己沒事。

    到醫院時,蔣軍已經痛到只能弓著背。

    做完相關檢查后,醫生對黎菲菲說:趕快住院。

    蔣軍的肌酐值嚴重超標,無大小便,急性腎衰竭,第二天,他的肌酐值不降反升,住進了ICU 。

    醫生說是急性重癥胰腺炎,隨時有生命危險。黎菲菲有點懵:前一天,人不是還沒能說能笑嗎?我偷偷哭了一場,就開始想辦法:要通知家里人、找醫生、籌錢。

    死亡率高、費用高。這是黎菲菲了解到的關于這個疾病的信息,蔣軍在ICU里也知道了。出來檢查的時候,他說,治這個病最少要花100萬,咱還有兩個孩子要養,你帶我回去吧,我不治了。

    這個時候的蔣軍,肚子硬邦邦、鼓囊囊的像懷胎十月,里面全是腹水。

    黎菲菲對醫生說,請積極治療,花再多錢我也要治。

    在當地醫院ICU住了10多天,黎菲菲見不到老公,她每天都寫一封信讓護士帶進去:講治療的情況、兩個孩子有多懂事、今天自己做了什么……每張紙都寫得滿滿當當,全是鼓勵和希望,我怕他放棄自己。

    4月初,蔣軍的病情加重,出現腸動脈出血。主治醫生對黎菲菲說,自己最好的一個朋友也是因為急性重癥胰腺炎離世,他當時拼盡全力也沒救回對方。這病太兇險了。

    黎菲菲對醫生說,我不相信,電視劇里不常有奇跡發生嗎?我要去杭州試試。

    她對醫生說:人財兩空我也認了

    轉院時,蔣軍已經處于昏迷狀態,在杭州治療初期,情況時好時壞,前后兩次進出ICU,大大小小的介入手術做了七八次,腹部全是洞。

    最兇險的一次是凌晨出現腸穿孔,小腸有0.5厘米的穿孔,直腸的穿孔拳頭大。手術從清晨做到下午,黎菲菲接到了一張病危通知書。醫生找我談話,說可能20%的希望都沒有,我說,請你們一定要盡力,即便只有2%的希望我也不放棄。

    醫生看了看黎菲菲,答復她:他這么年輕,你又這么堅決,我們一定拼盡全力。

    在醫生的努力下,蔣軍度過了一劫,但他腹腔感染嚴重,反復發熱,5月底,情況急劇惡化。

    醫生說可能連1%的希望都沒有了,如果現在回去,還能和家人見見面。黎菲菲有些失控地喊,我帶他來不是為了能見這最后一面,而是平平安安帶回去。

    醫生勸她:冷靜一些,不是每一個急性重癥胰腺炎患者都能被救回來。

    冷靜下來的黎菲菲說,自己知道醫生其實是站在他們家庭的角度考慮,當時治療已經花了很多錢,再這么下去,還要花很多,很可能人財兩空。但醫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即使再花100萬,哪怕我老公只要還有一口氣,我都不想放棄,就算最后人財兩空,我也認了。

    蔣軍在ICU病房的時候,黎菲菲就帶一個可折疊的抱枕睡在病房外的樓道里,小女兒托付給家人,她一人守著在生死線掙扎的老公,滿腦子都是我要把他治好。

    醫生最后建議她去浙大邵逸夫醫院試試。浙大邵逸夫醫院重癥胰腺炎診治中心在副院長虞洪教授的帶領下整合醫院多學科優勢團隊,在重癥胰腺炎診治水平上國內領先。黎菲菲找到了對此類腹腔感染治療頗有經驗的沈波。

    他哭了:老婆,這次要是回家多好

    沈波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肝膽胰外科主任醫師,也是重癥胰腺炎診治中心副主任,擅長嚴重腹腔感染、重癥胰腺炎的外科治療。

    患者當時的情況挺嚴重的,有多重并發癥、腸瘺、腹腔內感染嚴重,腹膜后方壞死嚴重,尤其是右側腹膜,需要引流,這是最關鍵的手術,但這個位置有肝臟器官、大動脈血管,稍有不慎,就會有生命危險。沈波形容蔣軍的病情:很棘手。

    黎菲菲記得的是沈波仔細看完所有檢查資料后,對她說:雖然難度很大,但是我們可以試試,總不能這樣一直看著他發燒吧。他語氣很平和,就像和朋友拉家常那樣,不知道為什么,我當時就覺得很安心。

    在沈波的安排下,各項治療有條不紊地展開:胸穿、介入引流、清創手術。連續三天,三次手術。蔣軍最大的危險被解除。

    最后一次手術出來,黎菲菲問蔣軍:怎么樣?蔣軍笑著回答她:很好。

    黎菲菲還記得要轉那天,蔣軍哭了出來,當時他們已經在杭州治療了將近兩個月,他說,老婆,為什么還要轉院啊,這次出去要是回家多好啊。

    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意識到,離回家的路越來越近。

    等了5個月,她吃到了那碗面

    關鍵性的手術后,蔣軍從ICU轉到普通病房,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還有很多炎癥存在,時不時的低燒。

    黎菲菲很著急,但不管多忙多晚,沈醫生都會來看看我老公,我也就很安心。

    病房里其他醫生、護士的用心照顧也讓黎菲菲萬分感動:有一次,蔣軍隨口一提,說很想吃小餛飩,護士就記在了心上,上夜班的時候特意帶了一份來,他那天說,這個餛飩特別香。

    恢復后,蔣軍為老婆燒了一碗面

    這些對獨自陪伴、照顧老公的黎菲菲來說,都是無法忘卻的溫暖。

    中間有一次,蔣軍因為乳酸過高,需要再轉入ICU病房治療。黎菲菲開始非??咕?,好不容易從里面出來,我真的不想再送他進去。

    當天不在醫院的沈波特意給她打電話。

    他說理解我的心情,但進ICU對我老公的恢復有利,讓我不用擔心,這次不會太嚴重,可能兩三天就能好轉。事后,黎菲菲感謝沈波的這個決定,也確如他所說,蔣軍兩天后就又轉到了普通病房。

    7月底,在浙大邵逸夫醫院治療月余后,蔣軍可以出院了,那天傍晚,黎菲菲站在病房的窗前,看到了一道彩虹,她忍不住拍下一段視頻:暴風雨過后,我們迎來了彩虹。

    這一路的壓力和艱辛只有黎菲菲最清楚:她躲在墻角哭過、抱著醫院的保安大姐哭過、四個月見不到5歲的女兒,母女視頻時,彼此哭成淚人……

    當初知道治療費用高時,黎菲菲想過,用150萬救回老公,幾個月治療下來,總共花費了140多萬元,報銷了70多萬,其余的錢來自家里的積蓄、親朋好友的幫助、社會籌款……無論如何,在大家的幫助下,她挺了過來。

    出院那天,送他們出院的醫生和護士都對蔣軍說:你最應該感謝的是你身邊這位,有她的不離不棄,你才能重獲新生。

    黎菲菲則是笑中帶淚,這一次離家太久了,能平平安安回家太不容易了。感謝所有的醫護人員,是他們給了我老公第二次生命,幫我們守住了自己的小家。

    生病前,蔣軍常常給她做飯吃,她總是說:你做什么都好吃。前幾天,復查結束后的蔣軍親手給她下了一碗青椒雪菜肉絲面,黎菲菲吃到笑逐顏開,我等了5個月,還是那個味。

    對她來說,這是最大的幸福。

    相關閱讀:急性重癥胰腺炎為什么這么兇險?

    沈波說,急性重癥胰腺炎起病急、變化快,死亡率達到20%,最大的風險在于它會引發腹腔大面積感染,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出血、壞死、所有外科手術出現的并發癥都有可能發生。急性重癥胰腺炎的病因有很多,飲酒、暴飲暴食、膽囊結石患者、高脂血癥患者等都容易被誘發此病癥。浙大邵逸夫醫院在2016年成立重癥急性胰腺炎診治中心,副院長虞洪帶領的重癥胰腺炎團隊每年接診急性重癥胰腺炎患者100多例,得益于多學科診治,他們將重癥急性胰腺炎患者的死亡率降低至3.53%。

    記者 吳朝香 通訊員 李文芳

     

     

    上一篇

    previous

    下一篇

    Next article

    熟透了的岳和岳弄了全文